?

贺友直离去 连环画时代消歇了 来源: 中国文博网摘录 编辑: 李晓梅 日期: 16-12-01 《朝阳沟04》中华艺术宫

发布日期:2016-12-04    浏览次数:

《朝阳沟04》中华艺术宫藏

《朝阳沟04》中华艺术宫藏

贺友直

贺友直

贺友直自画像

贺友直自画像

  11月21日是著名连环画家贺友直的生日。这一天,“睿心天地——贺友直艺术回顾展”在北京画院美术馆开幕,展览汇聚了贺友直创作的连环画及风俗画代表作,通过100余件作品回望贺友直的艺术人生。对于7个月前贺友直的离去,画家陈丹青在展览画册中直言,“今岁‘贺友直’走掉了,一大群老去的小人书读者们怕得承认:连环画时代真的消歇了”。据悉,展览将持续至2017年1月3日。

  画家遗憾 贺友直没有等到开展这一天

  这次展览涵盖了贺老各个阶段的代表作,不仅有《儿时玩耍》《二十四孝故事》《新加坡双林寺建寺历史画》《十二月历图》《水浒十丑图册》等风俗画作品,还有来自中华艺术宫藏贺友直的最具代表性连环画作品《山乡巨变》《朝阳沟》及自传体连环画《我自民间来》。

  开幕当天,北京下起了入冬以来的第一场雪,贺友直生前的亲友冒雪前来参观展览,共同纪念这位连环画大师。贺友直长子贺治平在开幕致辞中表示,“父亲生前期待着这次画展的展出,用他的话来说,这(《儿时玩耍》)是他最后一部比较完整的作品”。

  北京画院院长王明明带记者来到《儿时玩耍》这套作品前,“这是贺老生前捐给北京画院的一套作品”。王明明回忆,去年这个时候,他到上海拜访贺友直,“当时,他表示要把这套作品捐给我们”。王明明提出了办展的想法,“他特别高兴地说,‘我主要不是为了办展览,是为了到北京来看一些老朋友,跟他们会一会’”。遗憾的是,贺友直没有等到这一天。

  纸上“做戏” 平民视角白描世间人情冷暖

  贺友直1922年出生,祖籍浙江宁波镇海县。“我只有五岁时,妈妈就去世了。我仍然记着,出殡队伍里有不少戴红帽子的人,我捧着一个红漆的木盘,大人告诉我,木盘里竖的木牌是我的妈妈,我很不能理解,只觉得这队伍有趣”,这是贺友直自传性连环画——《我自民间来》中,第二图画的独白。

  从《我自民间来》可见,贺友直的成长可谓是从贫苦中走来,这也是贺友直在日后创作时,以“平民视角”刻画底层民众的内在原因。贺友直在央美教书时的同事、著名画家杜健认为,贺友直就是一个平民艺术家,“他不仅描绘了很多劳苦大众普通的生活,而且他走了进去,把自己在里头发现的美感、对这些人的人文关怀画到了淋漓尽致,是深刻的,而不是装腔作势,这一点是很多艺术家没有达到的”。

  展览上呈现的《山乡巨变》,是一部典型的以平民视角创作的连环画巨著。为了画活这部作品,贺友直两次前往周立波小说《山乡巨变》中描写的湖南益阳。在那儿,他就像是生活在湖南山村里的农民一样,与农民同吃、同住、同劳动。1964年,《山乡巨变》一经发表,便取得了巨大的成功。

  然而,在贺友直心里,让他最得意的作品不是《山乡巨变》,而是《朝阳沟》。“贺老师曾跟我说,‘待到画完《朝阳沟》时,自己懂连环画了’。”评论家谢春彦说。对于贺友直而言,在《朝阳沟》的绘画表现上,他追求的不再是对现实生活情景的逼真再现,而是有意识地带有个人化、情感化的审美趣味。

  贺友直“纸上做戏”70余年,他的作品被后辈视为“入门临本”,“我们从小就崇拜贺老师,学画画时,《山乡巨变》必临不可”,现已年逾古稀的著名装帧设计师吕敬人说。在《山乡巨变》中,贺友直经过苦心钻研和学习中国传统线描的画法,他找到了自己的路子,“用略带有夸张、变形的,又有些装饰化的线描手法来描绘人物和场景”。

  晚辈讲述 他是“连环画王国里的堂吉诃德”

  吕敬人自称是贺友直的“入室弟子”,“什么时候入的呢?是40多年前在广阔的天地间入的”。那会儿,吕敬人和冯远等一批人在黑龙江插队,“在那样一块很贫瘠的文化天地里,我们日日盼着能够学到一些东西。人们一般都说‘天上掉下个林妹妹’,而我们的天上却突然掉下个‘贺老头’。因为都喜欢画画,所以我们和贺老经常混在一起”。

  吕敬人认为,在今天的多媒体时代,人们已经游离于生活,“而贺老最重要的是深入生活,这种深入生活是扎扎实实蹲在基层去观察的。在和贺友直同吃同住同劳动同创作中,我懂得什么叫创作、怎么去生活,艺术的生活不是高高在上,是扎扎实实在土壤之中的”。

  陈丹青总想起贺友直,“很亲,因为他是宁波人,我妈妈也是宁波人,他跟我妈妈同岁,就像我娘舅一样”。陈丹青觉得宁波人脾气非常倔,“他决定的事情就要做,从不回头的”。在陈丹青看来,贺友直是“连环画王国里的堂吉诃德”。随着小人书摊的消失,连环画也逐渐淡出了人们的视野。“当货真价实的连环画消亡后,长达三十多年,他仍然伏案作画,从未背叛小人书,带着宁波人的喜感,贺老师为没人需要连环画的世道持续递上稀有的快乐,这份温暖的快乐是与时代的错位,他于是活像连环画王国的堂吉诃德”。

  作品捐赠 不逐名利大部分作品已捐国家

  从1949年开始画连环画,贺友直心中一直觉得由国家保存是他的作品的最好归宿。迄今为止,贺友直家中的作品多数都已捐赠。2015年,贺友直将其91岁时创作记录他对故乡儿时记忆的风俗画作品《儿时玩耍》捐赠予北京画院收藏。

  在此次展览上,新加坡摄影师张美寅向北京画院捐赠了自己收藏了30余年的一系列贺友直的作品,包含《二十四孝故事》《新加坡双林寺建寺历史画》《十二月历图》《水浒十丑图册》等。“这里面有很多作品是第一次发表,因为这是贺老单独为他画的”,王明明说,贺友直喜欢去张美寅先生新加坡的家里做客,“张先生要给他付稿费时,他却说‘你要付我稿费我就跟你断交’。他可以在张先生家里喝酒,怎么样都可以,但是不能跟他提钱”。

  连环画收藏家张奇明是贺友直连环画的忠实粉丝,与贺老经常往来。他告诉记者,贺友直的住宅五六十年没变化过,“几代人挤在一起,但价值连城的作品全部捐给国家”。张奇明透露,曾有很多人试图通过他来买贺友直的作品,“说‘贺老师那些画作能出售的话,多少价格都行,因为那是一个时代的回忆,很多人愿意出大价钱’。我说我都买不到,他都已经捐了,很多人觉得不可思议”。


友情链接:


版权所有:北京文博交流馆 版权声明 京ICP备11042026号-1